文 林胤宏

原本想繼續把我的簡報整理成文章,不過今天收到了一篇有關於台灣機車管理跟道路設計的回應,這位網友的主張和我南轅北轍,理念的衝突讓我頓時腦海文思泉湧,再加上我不是很喜歡被人家扣上「XX本位主義」的帽子(或許是個人對這些字眼比較敏感),大家就事論事,何必一開始如此壁壘分明。不管如何,反正回覆中也塞不下我的全文內容,就乾脆貼成一篇文章順便交差,這篇文章沒什麼圖片,就請忍耐一下吧。

這位網友是這麼說的:

所以我說你還是跳不出四輪本位主義啊, 為什麼會試圖想要把自行車道的設計觀念轉換成機車道咧 (雖然後來發現這麼做是不可行的)? 為什麼會想要管制機車數量咧?

很多人喜歡說台灣交通的問題是機車太多, 所以要想辦法降低機車數量, 大錯, 如果不能建立機車騎士們正確的行駛觀念, 不管機車數量降到多少都是沒用的, 除非徹底把機車從路面移除, 問題是這根本不是機車的錯誤, 而是駕駛人觀念的錯誤, 如果說有機車騎士不能遵守規範就要把機車消滅, 那路上沒有任何車輛可以行駛了

況且, 汽車駕駛多的是找到機會也會亂鑽一通的, 只是體積較大機會較少罷了, 很多人同時會開車也會騎車, 觀念不對, 不管駕駛的是哪種車輛, 結果都是一樣的

台灣的問題是自用車輛太多, 不管是四輪的或是兩輪的, 會有這種原因就是大眾運輸太差, 再加上完全沒有篩選能力的駕照取得, 等於沒有的教育訓練, 再加上自以為聰明的政府官員的發明

把汽車和機車行駛空間分離就是個自以為聰明的發明, 我想版主自己也很應該很清楚才對, 這些企圖反而都只是製造混亂而已, (原則上)對機車最好的道路設計就是不要特意為機車做什麼設計, 就是很簡單的把汽機車當成同樣的東西來處理就可以了, 本質上不管是兩輪四輪或是更多輪子, 都是使用道路的動力車輛, 只要動力足夠 (請不要忘記速限的存在), 就不需要採用不同的規則

附帶一提, 除了行駛上不需要採用不同的規則, 處罰也不需要採用不同的規則, 機車違規的處罰比汽車輕是沒有道理的

在日本, 50 cc 的機車叫做原動機付自転車, 意思是帶有動力的腳踏車 (跟台灣的 機車/機械腳踏車 是一樣的意思), 不被視為汽車, 有特殊的駕駛規則, 50 cc 以上的機車是被視為自動車(汽車)的, 基本上使用道路的方法是一樣的, 你不會看到什麼禁行機車這種東西 (有一個限制是125 cc 以上才可以行駛高速公路, 不過這和道路設計或行駛方法無關*)

*: 有的國家連排氣量都不加以限制, 只要駕駛能在速限區間內安全的行駛即可

在歐美也是差不多的, 所以我會希望版主, 既然在先進國家學習他們的觀念, 也能了解一下他們對機車的觀念和中華民國政府差在哪裡, 不要再繼續抱著先入為主的想法來為機車創造什麼道路設計了, 獨一無二而且不經驗證的設計通常只會是一場災難而已

我的回應是:

如果我的理解正確的話,你主張台灣的道路設計,不應該刻意去區分汽車與機車,只要把機車當作「兩個輪子的汽車」就好了。為此你以日本為例子,說明50c.c.以上的機車,在日本能使用的車道數以及應該採取的駕駛規則與汽車完全相同,所以你的結論是:台灣的機車問題不應該刻意採取什麼禁行機車、機車專用道的設施,更不應該把國外用在腳踏車的分流概念應用在機車上,而應該維持一致的道路使用規範,然後透過改善大眾運輸以「減少汽機車數量」,並配合「建立機車正確的行駛觀念」,來改善台灣交通。

你的想法,其實就是台灣30年前的機車管理政策。當時台灣的機車管理及道路設計,就是把機車當作「二輪的汽車」處理,認為機車本來就應該跟汽車一樣,乖乖的在車道進行跟車行為,超車的時候應該變換車道,所以在道路設計的時候,不特別考慮機車。而且當初認為,台灣的機車會隨著經濟發展而逐漸被淘汰,所以沒有特別去管理機車的使用規費、停車的費用。

但是呢,台灣土地使用管制寬鬆,都市發展結果變成混合土地使用,使得都市交通以5~10公里的中短程旅次為主,這樣的距離,考量運具取得成本、稅賦負擔、油耗成本、時間成本、停車成本、行駛空間、安全性、便利性、舒適性等等因素,讓機車成為台灣都市移動的最佳運具,所以台灣每年機車的數量,從開始有紀錄以來,從來沒有減少過。

機車真正對交通有影響的原因,不在數量,而在「高混合比」。一個路段有10台汽車跟2台機車,與一個路段有10台機車跟2台汽車,機車的駕駛行為是完全不同的。你說的日本、歐美的跟車情況,只有在中低混合比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發生,在台灣尖峰時段高混合比的情況,要機車乖乖的跟在汽車後頭是天方夜譚,即使你施予更多的教育訓練、更嚴格的執法也沒用。

為什麼?這就是「人的天性」加上「機車的運動特性」加上「道路的設施」所造成的結果,人的天性就是想方便、想省時間、想充分利用所有資源,而機車體積小、高機動的特性,提供了這樣的意志實現的可能,再加上台灣車道設計過寬,內側車道兩台並行的汽車中間,一定有空間可以讓機車鑽過去,最外側混合車道刻意加大的寬度,加上與停車帶之間的路肩,也無形之中養成機車與汽車並行的駕駛習慣。所以機車駕駛者不努力往前鑽,實在是對不起身為人類跟騎著工藝的結晶,你說這種想法很惡劣嗎?沒辦法,事實就是如此。所以你認為「把機車當作二輪汽車處理」的想法,我認為在現今的台灣交通環境下,是不切實際的。

既然你理想中的低混合比機車跟車行為不可能,而讓機車任意的在所有車道行駛,換來的結果就是高事故率跟道路容量的降低,你可以去比較陳水扁當市長的時候,大力取締機車行駛「禁行機車」車道的前後,交通事故發生率與事故類型的統計,我相信這中間有許多交通工程設計,以及執法的方式引起爭議,但是你不得不承認,機車族用自己的不便換來的,是自身較高的安全。

所以我認為「汽機車分流」,在台灣,最起碼在短期內,是必要而且正確的發展方向。重點是,要用什麼設施達到分流的效果?這些設施要有多強制的分流效果?遇到不同設施的介面(路口、公車站、停車場出入口)要怎麼處理?要怎麼確保分流後各運具的路權不被佔用?

現階段的機車專用道的確有許多問題,但是不應該就因此走回老路,認為開放所有車道並輔以教育訓練,機車就會跟汽車一樣的幻想。機車專用道的作法並不是錯誤,而是沒有考慮到現場的交通情況以及兩旁的土地使用,機車專用道也絕不是汽機車分流的唯一答案,應該要在不同的環境下有不同的設計,這也是許多人正在努力的方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umacher 的頭像
chumacher

柏林進修交通中

chumac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